傅仪是我们中国最后一个皇帝吗

辛亥革命之后,中国便推翻了绵延数千年的封建帝制,末代皇帝溥仪的退位,标志着中国迈向了一个新的阶段。 但溥仪因其逊帝的身份依然备受国内外关注,建国后,周总理曾经向外宾...

辛亥革命之后,中国便推翻了绵延数千年的封建帝制,末代皇帝溥仪的退位,标志着中国迈向了一个新的阶段。但溥仪因其逊帝的身份依然备受国内外关注,建国后,周总理曾经向外宾介绍他是我国的末代皇帝,溥仪的答复令周总理都面露赞赏。

周总理与溥仪

1959年12月4日上午,抚顺战犯管理所俱乐部里正在进行着一件大事,之间墙面上拉着一条横幅,写着“特赦战犯大会”的横幅。

溥仪和其他的战犯一起被带到了这间屋子里,他找了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坐下,自从进了抚顺战犯所之后,他就没想过自己还能出去,所以此次的大会,他也没抱什么希望。

谁知大会开始之后,第一个就念了他的名字,溥仪作为1959年度赦字001号战犯被释放。溥仪眼睛含泪,深深鞠过一躬之后,抬起双手接过了特赦通知书:

“罪犯爱新觉罗·溥仪,男性,五十四岁,满族,北京市人。该犯已经关满10年,在关押期间,经过劳动改造和思想教育,已经有了确实改恶从善的表现,符合特赦令第一条的规定,予已释放。”

溥仪出狱之前,还写了一份保证书:一、永远跟着我的母亲共产党和毛主席在;二、为祖国社会主义事业、为人民贡献自己一切力量......

这份保证书战犯所没有收,但溥仪却一直自己保存着,至此,他已经从内而外完全摆脱了逊帝的身份,认同自己是中国的一个普通人民。

亲人团聚,溥仪对周总理的感激溢于言表,周总理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大家都坐下,周总理看着她们开口说:

自溥仪与家人分开之后,最小的妹妹甚至已经28年没有见过他,小妹金韫欢思想进步,总是觉得哥哥当过汉奸皇帝,不愿与他再交往。

周总理知道此事之后,今天见面时,特地把金韫欢拉到了他的面前,说:“这是你七妹。”金韫欢看在周总理的面子上,与溥仪握了握手,并叫了一声“大哥”。

小妹金韫欢

亲人团聚,溥仪对周总理的感激溢于言表,周总理拍了怕他的肩膀,示意大家都坐下,周总理看着她们开口说:

先进思想同落后思想是要进行斗争的,这种斗争不但在社会上有,在一个家庭,一个家族内部也是有的。你们家庭也是一样。

大家虽然出自一个家庭,但各人的经历和环境并不完全相同,因此也就有的人进步快一点,有的人进步得慢一点。先进的要帮助落后的,不要嫌弃人家落后,嫌弃是不对的。

这番话说得溥仪心里直泛酸,自己从前的所作所为,国家和人民不仅原谅了他,周总理还考虑到了家人对他的态度,他再一次感受到了我党的包容和理解之心。

说完之后,周总理还征求溥仪本人和他家人的意见,看给他安排一个怎样的工作比较合适。溥仪说自己在战犯管理所时学过中医,可以去当医生。

周总理笑了笑说他没有正经的医学学位和知识,可不能这样乱看病,于是建议他先劳动一个星期,以后再做一些历史方面的工作,溥仪答应了下来。

从此之后,溥仪和周总理便有了交往,对于改过自新的溥仪,周总理对他的生活很是关心和照顾,也因为他特殊的身份,还时常会带他一起会见外宾。

已经有了国家认同感的溥仪面对外国人设下的语言陷阱,开始能够机智应对,既不失中国的大国风范,又十分稳重得体,连周总理对他都夸赞有加。

从溥仪进入到抚顺战犯管理所开始,国际社会对这个有何特殊身份的中国人总是特别关注,1950年8月4日到1959年12月4日,这几年里,世界上一些社会活动家、历史学家、法学家和新闻媒体纷纷到管理所去采访溥仪。

他们都想要从他身上挖掘出关于清朝皇帝的谜团,除此之外,溥仪也是各国的领导人眼中的“香饽饽”,他们很好奇溥仪是如何接受中国共产党改造的,到最后他到底改造成了什么样子,溥仪会不会在战犯所遭到什么非人的待遇。

他们是真的像自己说的那样出于人道主义关心溥仪吗?恐怕不见得,也许更多的是想抓到我国虐待战犯的把柄。

从1956年到1957年仅这一年间,英国、法国、加拿大的记者,香港,《大公报》的记者,缅甸联邦民族院议长肖灰塔先生就曾先后到抚顺战犯管理所采访了溥仪。但令他们失望的是,从溥仪口中没有听到他们想要得到的消息,反而全是溥仪对我国的夸赞。

1959年溥仪从战犯管理所出来之后,国外政界和新闻人士再次蜂拥而至,在1960到1967年间所接待的来自西班牙和拉丁美洲的外宾就有数十批。

正是因为我们党和我们国家从来不放弃自己的人民,溥仪才能够捡回一条命,甚至过上了正常而幸福的好日子。通过与溥仪的交谈,这些外宾对新中国有了更多不同的了解。

溥仪说,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时,一位领导曾经对他说,共产党要改造世界,首先要改造人。毛泽东主席在中共八大和其他会议上的讲话中多次指示,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为建设一个繁荣富强的社会主义新中国共同奋斗。

溥仪当时听了以后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动,经过改造之后,他一直觉得自己罪孽深重,觉得自己对这个国家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但毛主席的话让他感到非常温暖,因为想到自己还有救,甚至还能为建设新社会出力。

正是因为我们党和我们国家从来不放弃自己的人民,溥仪才能够捡回一条命,甚至过上了正常而幸福的好日子。通过与溥仪的交谈,这些外宾对新中国有了更多不同的了解。

当时,一位智利的新闻工作者还曾对他访华的过程写了一系列的连续报道,其中有一篇的标题就是《末代皇帝为新中国赢得了更多的朋友》

而“末代皇帝”这个身份,其实早已经是溥仪想要丢弃的东西了,但是仍然有很多人对他这个名头很感兴趣,后来在很多的外交场合,都能看到周总理带着溥仪与外宾谈笑风生的场景。

一次,在会见外宾的时候,周总理向外国朋友介绍溥仪说:这位是前清的末代皇帝,也是中国的末代皇帝溥仪。溥仪听完之后先是与外宾进行了礼节性的握手。

随后溥仪开口,说以前的溥仪是大清王朝的最后一个皇帝,但是站在这里与大家会面的是一个新的溥仪,新溥仪只是一名光荣而普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

不仅如此,在嵯峨浩回国之后,周总理又再次宴请了溥仪一家,还向嵯峨浩谈起了溥仪一家成员的变化,周总理说:

所以周总理除了在他出狱过后接见过溥仪一家之外,还与他们另外见过两面。

第二次是1961年的除夕,周总理邀请溥仪一家到中南海的家中做客,溥仪的弟弟溥杰也获得了特赦,但他的妻子是个日本人,名叫嵯峨浩,日本投降之后她便回到了家乡,因为听闻溥杰释放的消息,想要从日本回到北京一家团聚,但就此却出现了反对意见,包括溥仪。

嵯峨浩

此次邀请溥仪一家到中南海做客,周总理就是想要亲自做一做他们的思想工作。溥仪觉得,他从前在伪满洲国吃尽了苦头,日本人对我们国家绝对没安什么好心,就算是自己的弟媳,他也不放心。

溥仪的小妹也认为,嵯峨浩在日本多年,此次回国难保没有日本派遣的嫌疑。周总理听完他们的讨论之后,只说:“中国还容不下一个日本女人吗?”听了这话,溥仪知道,周总理是同意嵯峨浩回国了。

不仅如此,在嵯峨浩回国之后,周总理又再次宴请了溥仪一家,还向嵯峨浩谈起了溥仪一家成员的变化,周总理说:

“溥仪先生研究热带植物,还能劳动,自愿参加劳动,对劳动有兴趣。溥杰先生在景山公园研究园艺,半天工作。……过去的皇族、官僚、贵族,今天都变成了工人、职员或教员。”

之后,周总理又对嵯峨浩说,如果在中国过得不习惯,随时可以找他签字回日本生活,希望她不要太拘束。听了周总理的话,嵯峨浩含着泪连连道谢。

坐在一旁的溥仪这才意识到,自己究竟为什么能够再次坐在这里,在新中国重生,这都是因为新中国是如此的一个拥有包容心的国家,是这样一个拥有同理心的国家。

他对社会主义,对新中国的热爱与日俱增,溥仪在心里暗暗决定,从今往后一定会做一个爱党爱国,遵纪守法的好公民,绝对不再给国家不再给共产党添麻烦。

于是这才有了周总理与他一起接待外宾时,在外宾面前说的那一番话,他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末代皇帝,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光荣的普通公民。那绝不是在逢场作戏,也不是他故意说给周总理听的。

这是一个经历了封建主义的黑暗,遭受过帝国主义践踏的人,发自内心说出的一句话。如果没有新中国,就不会再有现在的溥仪,这是事实。

溥仪的后半生

溥仪前半生虽然曾经登顶权力的巅峰,曾经荣华富贵享用不尽,但他始终是不安的,是恐惧的。而后半生的溥仪,终于过上了踏实的生活,尽管这样的生活不再有宫女和太监服侍,不再有大臣阿谀奉承,但是他觉得,现在的他才是活着。

溥仪在新中国第一份工作是在北京植物园当园艺师王庆祥说,溥仪工作比较努力,为人也很谦虚,虽然经常提出些常识性的问题,但是其他同事不会笑话他。在同事们的帮助下,溥仪逐渐学会了修剪、嫁接等技术。

为此,还做了一本厚厚的工作笔记,马勇说,成为公民后的溥仪是坦诚的,真诚向学的。他真正摆脱了腐朽的贵族习气,如他自己所说的一样,成为了一个普通老百姓。

除了认真工作之外,溥仪还曾写过参加民兵训练的请求,希望能够要靠自己的力量,履行保卫祖国的义务,一方面,也许也是弥补从前他做过的错事。

按理说,45岁以上的干部是不用再参加民兵训练了的,此时的溥仪已经快六十岁了,但他却一直坚持,领导无奈,只能让他进了民兵的队伍,参加训练的溥仪不喊苦也不喊累,虽然训练很难,他却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干劲。

1967年10月17日,溥仪去世,但他却没有什么遗憾了,后半生的溥仪,是在劳动中度过的,溥仪觉得他自己终于在劳动中获得了新生。


本文链接:http://skypeitom.com/guanyuwomen/247.html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