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代怀代生(天津试管代生)

罗伯昭,字文炯,号沐园,四川重庆人。1899年8月19日(农历七月十四)出生在重庆。父亲罗应文开办绸布庄,因经营不善倒闭而投身重庆聚兴诚钱庄当账房先生。罗兄妹5人,他排行第...


罗伯昭,字文炯,号沐园,四川重庆人。1899年8月19日(农历七月十四)出生在重庆。父亲罗应文开办绸布庄,因经营不善倒闭而投身重庆聚兴诚钱庄当账房先生。罗兄妹5人,他排行第一,有一个弟弟,三个妹妹。罗伯昭自幼聪明,读书很用功,14岁时到上海读书,先入民立中学,后考入上海圣约翰大学商科。 1921年毕业后,返回重庆。此值父亲朋友杨希仲先生谋划开拓国际贸易,创设聚兴诚贸易部,罗便进入该部任职。四川万县一带盛产桐油。当地桐油质优价廉, 罗常在山区奔走,收购桐油和山货,白天翻山越岭,晚上投宿又脏又臭的鸡毛小店,很是辛苦。数年后,他由于业务熟悉,又聪明能干,受上司重用,担任襄理、经理等职,月薪拿到一百多银元。

1929年,聚兴诚总经理杨希仲去世,贸易部内部发生矛盾,罗伯昭辞去职务,自组信昌号,代生利洋行收购山货、桐油等。罗从中收取佣金。生利洋行的美商范格,原籍德国,移民美国后,开始到中国做桐油生意。桐油在工业上用途很广,运到美国销售,获利甚丰。范格赏识罗的才干,1930年与之合作经营。范格出资大部分资金,负责国外销售。罗伯昭出资两千银元,负责国内采购,业务迅速发展。为了使桐油达到出口标准和方便油船停靠,罗伯昭选址在重庆长江南岸龙门浩建造桐油加工厂。数年间,罗赚了不少钱,成为富商。1934年生利洋行由重庆迁至汉口。据罗伯昭女儿罗炯记忆,那时她家住汉口四维小路一座二层楼的小洋房,印象中父亲“穿的是西装,皮鞋很亮,坐私家黄包车去行里上班。”可见当时罗伯昭已经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了。

1938年夏,时局紧张,罗伯昭全家逃难回重庆。为躲避日寇飞机轰炸,又从城里搬到郊区歌乐山上。生利洋行被迫停业。当时,范格夫妇在上海,劝说罗移居上海。1940年春,罗伯昭辗转抵沪。范格夫妇已为他代买下一幢花园洋房,即安福路7号。

到上海后,罗伯昭没有从事任何商业活动。固然有战争因素,不能从事桐油出口,更主要的还是他具有强烈的爱国心和民族气节,不愿在日伪统治下去发国难财,有人曾动员他出去经商办企业,都被断然拒绝,他宁可变卖房产来维持家庭生活,过苦日子。罗伯昭曾对儿女们说:“那时没有任何收入,吃掉了一栋楼”他讲的“吃掉一栋楼”指的是变卖房产所花的钱。但罗伯昭一点也不后悔。

罗伯昭旧藏

罗伯昭旧藏

抗战胜利后,生利洋行恢复业务,罗伯昭仍和范格合作,做桐油出口还兼做药材。范格在美国代罗买了小汽车和冰箱,运来上海。家中雇有厨师、司机及两名女佣,颇有气派。

罗伯昭旧藏

罗伯昭旧藏

罗伯昭旧藏

罗伯昭旧藏

罗伯昭生意场上的成功莫如他在古钱币收藏和研究上的影响。引起他收藏钱币兴趣的是一枚小平钱。清末,市面上流通的多数是内方外圆的小平钱,一般小孩得到小钱后,不是即去买零食,就是扔在一边,绝不会多看几眼。幼年的罗伯昭却不然,父母给的零花钱,总要仔细端详,反复观看,寻找它的特点,认为好的,妥为收藏。有一次,不经意之间,他得到一枚背有八卦图的小平钱,觉得很稀奇,爱不释手,可不慎遗失,使他好几天恍恍惚惚,直到失而复得,才笑逐颜开,恢复常态。从那时起,他便开始收集钱币。

一般小孩按照字帖上练毛笔字,罗也不例外。而他更多的是对着钱币上的字体练,他发现诸多制钱中,虽大小不同,厚薄不一,轻重有别,书法各异,但都有一个繁体“宝”字,且“宝”字的写法多种多样,出于好奇,将品相好,字体美,宝字有特殊写法的钱保存起来,临摹一篇全是繁体“宝”字的大楷,竟无一完全相同者,国文老师阅后问:“你喜欢古币?”他连连点头。老师说:“我国钱文化历史悠久,学问高深,我是古币爱好者,深知集币需有一定条件,你长大后可把集币作为自己的爱好,但目前莫费过多时间和精力,以免耽误学业。”老师的话,他一直铭刻在心,在中学和大学时代,他把全部精力集中于学习,节假日在图书馆中度过,终成学业,获得学士学位。

进聚兴诚贸易部以后,他恢复收集钱币。由于采办桐油和山货,他经常行走于山区。一次,他发现某茶馆门前摆一串制钱,便拿起仔细观看,发现内中有值得收集的古币,周围好奇的人见他伫足观钱,便围上前,看看人,又看看钱,有人说:钱是喝茶老者的,此钱放门前,一直无人问津。老者没想到今天有人问价?便不慌不忙地讲:“货卖行家,看来你是个行家,也是个爱家,只要你喜欢,给多少钱都没关系。”面对慷慨大方,颇有修养的老者,罗伯昭二话没说拿出八块银元,问:“这些钱够不够?”老者接过钱平心静气地说道:“只要你觉得值就够了!”然后坐到原处,继续喝茶。用大洋买小平钱,周围看热闹的人们大为不解,觉得钱都应按面值论价才合理,拿白花花银元,买只值几角的小平钱,岂非一桩怪事,这件事竟成为当地轰动一时的新闻,广为流传。

之后,每次到各地办事,罗伯昭总是了解当地古玩市场和访问泉界知名人士,当得到珍稀古币,他甚至比吃山珍海鲜,美味佳肴更有滋味。他集币不仅求品种、数量,更重珍品,更重古币知识的提高,每当收集到前所未有的品种,都要翻阅古籍考证,查找新来者的有关材料,若从书上弄不清楚,会找泉友虚心求教,直至审查清楚为止。罗的书房里有二十四史和很多线装书,有时满足不了研究的需要,还去书摊淘书,只要有空就坐下来研究古钱币,他对我国各个朝代政治、经济、文化了如指掌。

明 大明通行宝钞伍十文钞版

罗伯昭旧藏

罗伯昭旧藏

罗伯昭旧藏

重庆的古玩店老板没有不认识罗伯昭的,精明的老板收到珍稀古币,悄悄放下,专等罗去时拿出来亮宝,能赚更多钱。“新币十一铢”是用五千大洋买的。在成都,他购买杨介仁的全部藏泉和樊楚村全部泥范、铁梁五铢。有时用几根金条买回一枚珍稀的小平钱,特别是买到众泉友皆无的孤品,他感到很自豪,很值得。有人为罗伯昭统计过,他花钱购买钱币在两千万以上。他认为金钱可再挣,古币难再生,可遇不可求,看好买到手,以免失良机,后悔无尽头。1930年代末,罗伯昭已成为长江中上游地区赫赫有名的泉界大家,与南方上海的张叔训、北方天津的方药雨并驾齐驱,被誉为“巴蜀罗”。这也是“南张北方巴蜀罗”的来由。

支持学生运动遭捕,加入民建进步

不同于其他钱币藏家,罗伯昭还是一位钱币研究的组织者。1940年初,他同丁福保、张絅伯、蒋伯塤在上海发起组织“中国泉币学社”。该社是解放前历时最长,影响最大,名人最多、办得最好的民间钱币组织。该社社长是丁福保。罗伯昭则是副社长,他把安福路7号的寓所作为学社活动场所。自1940年8月31日至1946年3月16日,该社有案可查的例会多达178次。每次例会,既不是随心所欲的漫谈,也不是毫无准备的杂谈,而是先确定每周例会研究题目,分头作好准备,围绕议题,各抒己见。每次例会都有记录备查,会上展示的作品,均认真制作拓本妥善保存,诸如此类的具体工作,全由他办理。抗战胜利后,物价飞涨,中国泉币学社编的杂志《泉币》经费出现亏空,他拿出40万元弥补,才使该刊善始善终。

在学社,有位民主人士对罗伯昭影响较大,他就是民建会发起人之一张絅伯先生。在罗伯昭女儿罗炯回忆文章里,记载了这样一件事:“1948年春,父亲突然被特务抓去,全家一片慌乱,我和五姐(罗明润)就坐在楼梯上哭,不知怎么办,后来才知是从被捕的交通大学学生身上搜出父亲开的支票。特务抓父亲的目的主要是敲诈钱财,所以经亲友奔走,花了二十两黄金,特务才答应放人,但还要找个铺保。我和五姐自告奋勇去找安福路上的一家书店老板,请他当保人。我们从小到大一直在这家书店买文具,借阅小说,书店老板很熟悉我们,慨然允诺。父亲释放出来后还有个小特务时不时地顶住父亲继续敲诈。父亲生性耿直,本来对政治不感兴趣,经过这件事,便时常骂国民党腐败。”事后,才知道罗伯昭资助交大学生是由张絅伯牵线的。

1948年冬,国民党军事上节节败退,鹿死谁手,已成定局。罗的好友多数都随大潮离开上海。是走还是留?罗伯昭举棋不定,在张絅伯的宣传下使他决心留下。此后,罗伯昭结束了生利洋行,独资开设德丰华行。

上海解放,罗伯昭鼓励、支持女儿参加随军南下工作队,获陈毅市长亲笔书赠“拥军模范”的证书。在抗美援朝运动中,他带头捐献飞机大炮款。1953年1月,经席文光、叶椿年介绍加入民建组织。同年10月19日他作为上海工商界代表参加第三届赴朝慰问团,慰问时间长达3个月。在前线,他写信申请公私合营。合营以后,罗担任上海市国际贸易业同业公会监察委员会主任委员、上海市国际贸易联合公司副董事长、上海市工艺品进出口公司经理。

罗伯昭先生(后排右一)1953年11月赴朝鲜时与志愿军麦汝强等3人在某兵团部合影

1956年1月他当选为民建黄浦区委第一届副主任,当时主任是叶宝珊。同年5月他当选民建上海市委第一届委员。1958年叶宝珊调任市工商联副主委,罗伯昭任民建黄浦区委第二届主任,之后的1961年第三届、1965年第四届,他均任民建黄浦区委主任。他还是黄浦区副区长、政协副主席,民建市委第二至四届委员,上海市人民代表。晚年他将自己所有泉藏捐献国家,心香一瓣,实现了报国的愿望。1976年2月3日,这位享誉收藏界的民建企业界人物因病在沪与世长逝。享年77岁。


本文链接:http://skypeitom.com/guanyuwomen/223.html

为您推荐